念生🐣

叫我念生 is ok.

自我娱乐系写手。
在多个坑中不定向沉浮。
产出应该只有乙女粮。

关于困兽与血液的世界观补充。

以及一两个相关小段子,附在最后。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想拿去写,请随便写!!顺便告诉我一声,我想次粮。







1.可以确定的是大体世界观与现实差别不大

2.唯一的变动就在于「宠物」这一认知

3.建国之后可以成精了(不是)

比如日常里养的喵喵汪汪,或者仓鼠鹦鹉之类的,都被合法拟人了。他们可以在社会上正常生活,工作学习。鉴于部分人群之间仍然存在对他们的偏见,又或者部分宠物对于人类仍无法信任,所以其实他们的工作单位与学校大多数是宠物only。少部分是混校。

至于具体成精过程……不用在意,就当天生吧。

4.但宠物与主人之间这层基本关系还是存在的。
没有亲人眷属的宠物们可以被自由买卖,需要领证,像结婚证一样的小黄本本(…)不同种类价格不同。但如果宠物本人乐意跟着买主,价格可能会酌情降低。
带回家之后就可以养了。也就是说,平时怎么养猫,现在还是一样要养。不同的是现在的猫……有点……大只,而且还有人类的思想。

e.g.如果在公司撞见了雷喵,你可以选择:

A.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平静地走过去揉揉他的脑袋(如果他低头让你摸到)

B.和其他职员一样让到旁边乖乖地叫句雷总好。

5.拟人后的宠物依旧拥有动物态的特征,但日常生活中,特别是出入公共场合时都应该被乖乖隐藏起来。

e.g.安迷修这种严于律己的喵喵,就连在家里睡觉时都不肯露出尾巴来。只有你把他撸舒服了(普通撸猫的意味),咕噜咕噜打呼,可能才会摇摇晃晃把自己柔软的尾巴卷到你腰上。

6.没有生殖隔离。(…)

7.宠物可以享用人类食物,但一般来说,作为动物时的食粮当然仍是投喂他们的最佳选项。

8.他们有个人独立的身份证。使用的图样与人类身份证也有所不同。(具体可自由发挥(我懒得写(。

9.成为人类态后依然保有一定的动物本性。比如猫对小鱼干的不可抗性,鸟类能够在不高的空中扑棱几下。

10.可能没了。以后想到再说吧。不过可能……也没以后。




举俩个片段,感受下我脑内的这种主仆关系。

🦁
“吃零食吗?”

“什么零食,喂我。”

“嗯……我看看,那什么深山,雪什么,优质什么味……的小鱼干。”

“……?啥玩意儿,你不识字吗。”

“只认识中文,谢谢。”

“……。”

“咋的,你也不认识?”

“(脏话),你又拿我工资买这个味鱼干。”

“怎么嘛。不乐意我给你买小零食?”

“这他妈是安迷修最喜欢的味道。”

“……………哦。”

“哦个屁。”

当天下午,你家马桶堵了。师傅从里面清理出了一大堆黏成硬团的不明物体,夹带着几根棕色的短毛。

……你觉得这味儿有点熟悉。

好像是……上午那个深山什么雪什么鱼干的味道。


🦄
“安喵修!!剪指甲啦!赶紧来!”

“好的,在下这就来。”

“哦等等!指甲刀呢!!不见了——救命,又不在了……上周才用过来着……”

“小姐。”

“啥?”

“在雷狮的窝chuang里找到了。”

“……哦,嘿嘿,谢、谢谢喔。”

“不用谢,这是我……应做的。”

“诶嘿嘿。好啦好啦,把左手伸出来!”

“这个角度方便吗?”

“诶…?”

“不如,在下这样——”

安迷修把你夹起来放在他的大腿上,从背后伸出双臂穿过腋下环到你面前。一双白皙干净骨节分明的大手乖巧地停在你掌心中。

“会方便很多吧?小姐。”

每个字说出时的一吐一息都因为距离过近而清晰打在耳后。

“……嗯。”

论为啥给听话的安迷修剪指甲比给怕水的雷狮洗澡更加让人难熬。

啊不…两者的痛苦程度是不分高下的。

因为安喵修的气息过于灼热,你被干扰得脑子不清醒,一下手滑就给他剪了个视觉系指甲。
雷狮下班回来一边说着活该,一边笑成傻狗。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