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生🐣

叫我念生 is ok.

自我娱乐系写手。
在多个坑中不定向沉浮。
产出应该只有乙女粮。

[凹凸世界乙女向]请收下我的圣诞节礼物!

-现pa。内含恶作剧。


-伪全员x我。(有百合,有百合,有百合)


-ooc不可避免

我已经预见了,一定有很多人写圣诞主题。

猜猜看……大多应该是写收礼物或者约会啥的……那我就…写个送礼物吧。






01


今天是圣诞节。

终于是圣诞节。

在这样一个普天同庆的欢乐日子里,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看了看被数条有关约会邀约的短信刷爆的邮箱,又看了看外面簌簌飘落的雪花,我做出了这个重大的决定。

那就是——


开、趴、体!










02


喂,等等,别笑啊!

开party——简直是一个天衣无缝,完美无缺的对策。既不用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给每个人发拒绝的短信让他们伤心,又可以解决烦恼,何乐而不为?

于是问题就来了。

我翻看着一大长串勾选住需要拨打的电话………

行吧,我打,我打还不行吗。













03


当我打完最后一个电话,门铃已经叮咚叮咚地响了第四次。

呼,终于。

我长舒一口气去开门。“来啦来啦!”

门外站着一只黄毛小奶狗,头顶着一堆白绒绒的雪花。

“我等你好久啦……”

“不是说了晚上在凹凸酒吧的419包间碰面嘛。”

金可怜巴巴鼓起的脸颊让我忍不住伸手揉搓几把,责怪的话也说不下去。怎么回事,这个学长,搞得像个小弟弟一样。

于是已经发育得比我高个头的金乖巧地钻进来,还不忘顺手把门也带上。












04


“好吧,既然你先到了。”

吹风机在金脑袋上嗡嗡作响,我享受地梳理他一头柔顺的橘发。

“……什么!”大概是吹风机声音太大,干扰了我的语言传递。

“我说!”

“你说!”

“礼物!”

“礼物怎么了!”

“先送给你了!”

“哦!”

“对!就不晚上送了,免得——”

“礼物?!!哇!!!”

金猛地一下直起脊背,差点撞到吹风机口上。

“我天……你小心点儿啊。等会儿把头发绞进去就惨了。”

延迟有点高啊,金。一个礼物而已,至于这么兴奋嘛……

“诶嘿嘿,不好意思。”他挠着后脑勺傻笑了一下,重新弯下身,“你说的是礼物吧?是给我一个人的礼物吗?”

“对啊,不然呢?我一份礼物拆成两半,一个送你一个送格瑞吗。”

我没好气地按停了吹风机,把毛巾直接扔他脑袋上挂着,去卧室拿礼物。

“可是…!”金听起来有点委屈,“上次情人节,最后巧克力不够了,你就把爱心掰成两半儿了……我的那半最后还分了些给嘉德罗斯。”

………











05


我把打着橘色小丝带的礼盒塞进他怀里,然后二话不说从门口推走。

“学妹?!我说错话啦?对不起!”

咚。关门。

“学妹!!对不起!!……呜哇,我才看你那么一会儿……不够。”

“让我再看看你嘛……”

门发出嘎啦嘎啦的刮声。

什么…金在挠我的门吗?不自觉地就想象出一只金毛趴在铁门上巴望着里面,喉咙里嗷呜嗷呜地哀嚎在滚动。

不行不行,不能心软!

“学妹?……你真的生气啦?”

不理他。

“哦……那好吧。我们晚上见。你不要不开心,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不开心。”

低落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越来越轻。













06


我想金收到我的礼物一定会开心起来。

里面是一条手织围巾,特意画着小箭头的图案。虽然没什么心意,但挺实用……的吧。

我转身看了看身后堆得那些礼物盒……嗯,对比之下,算是实用系了。













07


还没来得及整理给金的吹毛现场,下一位不速之客已经来临。

门铃叮咚叮咚地响——不对!

我擦,这个人,直接砸门的。

咣啷咣啷,像被锤子用力地敲击着。

“来了来了!”















08


来人,并不是小锤40,大锤80的雷狮。

错误的预判导致我在开门时自然向上仰望却只望到隔壁邻居门上贴的对联。

咳咳……尴尬地低下一定角度,才把嘉德罗斯一头爆炸的菠萝发型纳入视线之内。

“你来……”

“渣渣,进去。”













09


委屈,这个竟然是直截了当上门要礼物的主。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只好把金色丝带的礼物盒也先拿了出来。

送给嘉德罗斯的是一盒蛋黄酥,仍然是实用系。虽然没有高热量但真的挺好吃,亲测!

我心虚地想着他应该不会发现有一个蛋黄酥的左半边空缺了小半块儿。

看他一脸得意洋洋地离开,心虚指数飙升。

“送给我的礼物,当然是要最好的。”

突然觉得……今晚的party,鸽掉吧。


















10


事情总是很难如愿以偿。

嘉德罗斯前脚刚迈出几步,下一个真正抡锤的猛汉就来了。

……不对,猛汉来形容他有点不太文雅。

“下午好啊,小家伙。”

打开的门后是某人投下的阴影。

“雷——”

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一双浸着寒意的大手轻车熟路抓着腰推回屋里,摁在沙发上摩擦。

“礼物。”

雷狮恶劣地压着我的唇角厮磨,刻意把音咬得很重,每一字气息都毫不客气地喷洒而下。空气在两人交融的呼吸间逐渐暧昧粘稠,脸颊上的热度升温。

“没有的话,也不介意把你自己当礼物。”

打住,兄弟。停。

果然用猛汉来形容他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我连推带踹远离雷狮,一骨碌遛进房间去拿最先准备好的礼物。

猜他都会开这样的玩笑,第一个买好的就是他雷狮的礼物!

而且盒子还是最大的!

(因为装了一件暴露的猫娘女仆装和可爱的猫耳猫尾等杂七杂八的种种道具,还附上一张诚恳的小纸条:大猫猫学长,试穿后请返图。)


雷狮学长,最大的蛋糕是属于你的了。

















11


送走笑眯眯的雷狮,我有预感。三秒后一定还会出现什么。

三——

二——

叮咚、叮咚、叮、叮、叮咚!

……………

我的一,永远消失在了那个冬天。

认输,我认输。爬起来开门,紧接着就被两个家伙簇拥住了。

失去视野的我只好趴在布料上启用鼻子。

味道……嗅嗅。好熟悉。

“佩利!”

“学妹!”

我俩几乎异口同声喊了出来,面面相觑噗嗤笑出来后又抱成一团。……呃,大概是一团。

我被佩利夹着下腋抱起来,脚,完全是悬空的。他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重量,依然傻乎乎地拿鼻尖蹭着。

帕洛斯笑吟吟在一旁看好戏,“真可怜。摔下来可是很痛的哦。”

…………

我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屁股一拐一拐地从房间里拿出了俩盒子。

给了佩利一个项圈,防咬防水防盗。虽然我不觉得谁敢靠近这么凶恶的大狗狗。

而给帕洛斯的是,狗粮。还是某宝上买的几十块钱一斤的那种优质粮呢!

嘻嘻,我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满意地笑开了。

叫你天天说自己养着两条笨狗好苦恼。现在苦恼吗,啊?我可主动提供了狗粮。


















12


又来了。

人影还没出现,味道已经降临。

卡米尔,自带甜蜜氛围的男孩。

给他的是一包经济实惠装大白兔。(至少吃一个月的量哦)

上次去鬼屋,他把帽檐一再压到最低,手渗出了汗液都要紧紧捏住我的。

“卡米尔,没事啦,别怕。”我忍不下心去嘲笑这个安静如鸡的男孩。他靠在我身后,好像真的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

“我这儿……嗯……”在兜里苦苦摸索几下,只找到一颗大白兔,“吃它会不会感觉好点?”

卡米尔把糖接过去吃掉,又“嗯”了一下。手掌渐渐放松,迈动的步子也明显自然了许多。

这之后就经常看他上课时,上着上着突然吃大白兔。书签上有兔子图案,水杯也有,连耳钉都改成了可爱的小兔子。

应该是喜欢这个糖没错了。

我好聪明,观察力一级棒。

心情愉悦的我最后还在卡米尔泛红的脸颊上印了个奶甜味的亲亲。


















13


接下来是格瑞。

他手里还拖着之前的“第一名”,金。

“道歉。”格瑞冷淡地开口。

“学妹,对不起!”金满含诚意地大弯腰,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

“诶不不不,没关系!我本来就没放在心上啦。”

把礼物盒塞给格瑞的同时,顺便又一次把两人都推出去。

给格瑞的是一把小星星夹子。带亮片的,晚上会闪闪发光。

卖家打的广告语是:万众瞩目,蹦迪必备!带上它,你就是控场的女王!

……差不多?

思来想去还是加了条绿色的发带。上次在部活上看见大家的都是木剑,只有格瑞学长一个人挥舞着荧绿的大刀,个性鲜明。

但是绿色顶在脑袋上会不会有点奇怪……

听说格瑞以前高中的打扮都是视觉系,那他应该……会喜欢这种装饰吧。

不管那么多啦!总而言之,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照着朋友的情报办了。



















14


后来的一下午几乎都没闲着,关掉又打开的门,打开又关掉的门。

挨着格瑞和金的脚步来的是凯莉。

我最爱的珍宝小姐,送给她的首先是一个吻。一个足够融化风霜照亮阴霾的,落在脸侧的吻。然后是一个大小仅次于雷狮的箱子。

“哦?给本小姐的礼物这么丰盛呀。”

是的,没错。

里面是我大学第一学年以来,凯莉小姐明里暗里塞过来的GL漫画和小说,现在全部奉还!

虽然写得很好,但是……R18的成分实在太多了。像我这种祖国的新生花苗,看了一两页就……

等等,我擦一下鼻血。

看了一两页就赶紧合上了。

在我最喜欢的那本漫画里还夹着我家的钥匙,希望凯莉不会把它抖掉。















15


安莉洁。

“很好,你站在那儿别动。”

“嗯?”她露出了标志性歪头卖萌动作,头顶的小柠檬随之晃悠。

我把水晶盒拿了出来,小心翼翼递交给了门外不停嘀嗒嘀嗒落水珠的安莉洁。

大冬天的……这家伙一年四季都是那套水手服,也不知道冷吗。

“啊——谢谢!”安莉洁双手接过了盒子,“好漂亮呀,喜欢。”

“喜欢。”

柠檬绿的眼睛闪着水光,又一次盯着我重复道。

“喜、喜欢就好啦……”这个眼神太赤裸裸了,受不了。我赶忙假装看门框,拙劣地逃避她的眼睛。

“学妹,喜欢。”

额头被温凉的雪花触碰般挨了一下,安莉洁轻柔的呢喃在耳边响起。

“为什么不看我呀。”她抓着我的手小幅度摇晃。

完了,要被撩傻了。

我憋着害羞的心情杵在原地,锲而不舍地扭开脑袋。

“……诶。”

“那今晚再让我看看你哦。”


















16


安莉洁,终于带着我送她的购物卡离开了。

总觉得她只有水手服穿,未免也太可怜了。我当即决定要给她张会员购物卡。

接下来迎来了两个蹦蹦跳跳的高一小朋友,埃米和艾比。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啦!”

小孩子真好。我感动地目送着轻易打发走的呆毛姐弟。

给他俩搞了一个王子………………牌的发剪。

主要倒不是给他们用,是方便我下次去他们补课。要是艾比再做和王子结婚的白日梦而用呆毛戳我脸,我就咔嚓咔嚓,心狠手辣,把她作业纸剪成百合花!
















17


紫堂幻意外地来得很晚。

给他准备了皮鞭。

不是……不,并没有那个意味。

平时看他都被高一个级的兄弟欺负,想着要帮点忙。那么就准备打具吧。

既有伤害又不会致命的打具……嗯……果然,皮鞭是最佳选项。

而且带着眼镜的紫堂说不定那天就有机会被皮鞭激发隐藏属性,变成抖S大魔王?












18


我盼了好久好久,一个棕毛的青年最终还是出现在门口。

“安迷修学长!”

我直接跳起来抱住了他。他张开双臂稳稳接住我,又赶紧放在地上。

“小姐,圣诞快乐。”安迷修抖抖外套帽子上的雪,在沙发另一头坐下,“在下身上很凉,不要靠得太近了。”

“我不介意啦。”

帮安迷修拍掉头顶上的那些小白花,我从房间里拿出了最后一个礼物盒。

“是给在下的礼物吗?好开心。”

安迷修帅气的面颊上洋溢着真实纯粹的喜悦,碧色的眼睛在我的视线里眯成好看的月牙弯状。

“哎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啦。”

“不,小姐送的什么都很贵重。”

“是是是。”我往他的怀里蹭进,真暖和。

“早知道就送你一张贺卡算了。”

“……”

安迷修哭笑不得,张嘴像是要说点什么却没发声儿,叹出一口气无可奈何闭上嘴。半晌才再次开口。

“……好吧。”

“妥协什么,说得好像你被无良老板压榨一样。”

“没有吗?”安迷修侧过头带着点笑意追问。

哼。



我明明在那个小盒子里装了枚戒指。谁欺负你啦!














>>>>>>废话。


1.送给格瑞的夹子在party上被金顶了一脑袋。事实证明……虽然看起来很low,但被他戴出了惊艳的感觉。长得好看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2.所以格瑞戴着绿色发带来了……(残念系帅哥

3.雷狮,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被女装大佬正面上的恐惧。

4.卡米尔不是真的喜欢大白兔,是爱屋及乌。

5.后来被安莉洁拖着一起去买衣服,凯莉也要去。传说中的三个女人一台戏……出现了。

6.紫堂幻并没有变成抖s大魔王。据说他暑假去农场玩,拿皮鞭赶羊了。

7.戒指不是定终身的,而是小马宝莉周年祭的特典(虚构)。事后,安迷修一脸「请立马和在下结婚!」的表情。


过期的一句圣诞快乐。


有啥都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


评论(16)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