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生🐣

叫我念生 is ok.

自我娱乐系写手。
在多个坑中不定向沉浮。
产出应该只有乙女粮。

[凹凸世界乙女向]恶梦缠身

-安/瑞/嘉/雷x你

-设定在凹凸大赛末期

具体进行得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反正就,参赛者剩得不多吧,代入一下感觉。

- @阿暮 有你点的噩梦梗与安迷修和格瑞。
@樱桃花运 有你的「雷狮x我」
抱歉拖了这么久……打扰了。












「安迷修的场合」
你自梦魇中惊醒时浑身都渗出了细细的冷汗,粘腻在后背的衣服上。心脏乱七八糟地在胸腔里跳动,发出急促的咚咚声。

梦中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可怖的面孔狰狞地向你靠近。

“小姐?”

慌乱的呼吸中插入一个男人试探性的询问。

安迷修明显是从浅眠中瞬时转醒的。

他温柔的碧色眼睛里还沉着一些朦胧的夜色和睡意,像烧在灶台上一壶温热的牛奶,大概永远也烧不开,那样恰到好处的感觉是安迷修最鲜明的特色,也是你为他着迷的地方。

“安迷修……我做了噩梦……”

虽然为惊扰了他而感到抱歉,犹豫半分后你还是说出了事实。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不安的眨动而小弧度扇动,如同蝴蝶被困在透明玻璃后渴望逃离时拼命鼓动的小翅膀。

真可爱。

安迷修岔开神思在心底悄悄赞叹,然后又为自己这样的想法羞耻。现在他的小姐正在遭受梦魇的侵袭,他怎么可以生出一种名为「愉悦」的感情。

他将枕在你脑袋下的手臂缓缓移动,环到腰侧往温暖的怀中收紧。瞬间拉近的距离让你可以清晰听见他平稳的心跳,渐渐有些加速。

安迷修俯下身亲吻你的额头,是不带任何情欲的安抚,仿佛能够听见头顶小圆环周身绕白光的棕发天使在说,没关系,没关系。因为我会一直保护你,陪着你,所以没关系,请不要害怕。

“小姐,不要怕。”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说了。低沉的声音带动胸膛的震动。

“告诉在下发生了什么,或者让在下陪您一起入睡。”

又是一个吻,这次连停留都没有,轻柔地如同羽毛在脸颊上抚过的痕迹。

“好不好?”

你听见他撒娇般的询问,刚才的坏心情散尽大半,左胸膛里剩下的只有深刻到令人心悸的温柔与感动。

自从比赛白热化后,他几乎很少会陷入真正的睡眠。什么陪我一起睡,都是好听的乖面子话而已。

“好。好……那就赶紧睡觉吧。”

你撑着他的胸口往上扬起脖颈,安迷修心领神会地低下头。于是你顺利地亲吻到了他眼底的黑眼圈。

晚安,我的骑士。

到最后你也没有告诉他。那个噩梦最后你为了保护他而倒在血泊里。

因为那真的只是个梦。

你在那些个浅尝即止的吻里坚信着。安迷修,你的骑士大人,一位执着的青年人,是不会在吃到你之前就把自己葬送在了这场无妄的凹凸大赛中。

一定,一定是这样。










「格瑞的场合」
寒冰湖……真他妈冷。你抖了抖满身的鸡皮疙瘩从格瑞的怀里扒拉出自己的脑袋,重新找回呼吸。

也不知道格瑞是怎么习惯了这里……冰山脸与冰山般的天气会有什么必然联系?没有吧。

你看着格瑞为了让你不被冻着而紧紧环在外面的手臂上面渗出的几粒鸡皮疙瘩,更加坚定了刚才的想法。点开积分商城,你赶紧给两人买了床厚绒绒的毯子。

据面前这位皱着眉头看向你的大赛第二所说,现在以他的身份睡在凹凸大厅的休息区已经是不可能了。至少想睡得安稳是不存在的。

所以作为他的附属品(?),你也和他一同在寒冰湖旁的冰川下面睡了整整三天。

如今是第四夜。

你缩缩脖子,把热源——格瑞死死搂进自己的怀里。头顶是一望无际的宽阔夜幕,黑蓝的底色中散落着隐隐约约的金白小星点,一轮皎洁的弯月悬在侧旁。

“格瑞……我做梦了,好可怕啊……”

被格瑞反拥住并有节奏地拍打着背部时你就该明白,这个家伙是很少说安慰的话的。

也许是笨拙,又也许只是单纯不爱说话,他像平复哭闹的小孩子那样轻拍着你的背,又摸了摸你的头。

“我在。”

冰冷的声线沾染着寒冰湖入夜的空气更加具现化地变成了凉透心的紫色,偏偏传入你的耳朵时却像少女轻度马卡龙上点缀的紫色,带着浅甜的味道。

“嗯……”紧绷的心被暖呼呼的毯子放松,你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好吧,那你要赶走坏蛋别让它进我的梦哦?”

格瑞扯动了一下嘴角,半秒间他只从嘴里呼出一口气,然后才吐露出话语:“好。”

“好!”你把脸埋进他胸口闷声大喊。

“嗯。”格瑞摁着你的后脑勺,将你藏进自己怀里。



即使在大赛结束后,你仍记得那些在寒冰湖度过的温暖又冰凉的日子,仿佛历历在目。

就让我一个人来记住它,记住他。

窗外正是月明星朗的夜,你浅扬起嘴角,却因此尝到了滑至那里的水珠。好咸啊。













「嘉德罗斯的场合」
“阿嚏!”

太糟糕了,你在梦里被巨型的汉堡追逐,最后因为实在跑不动而累趴在地上,被压死了。

太糟糕了……你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习惯性向对面伸出手。

只摸到一团冰冷的空气。

那块床单是冷的,枕头也是冷的。一点热量都没能在上面幸存下来。

嘉德罗斯这个混蛋,晚上又不好好睡觉,不知道偷跑到哪里去了。而且应该还出去挺久了……可恶,真可恶。

你甩甩脑袋赶走还残留在脑海里的诡异画面,连带着那个汉堡的影像也一起,在你起床穿衣时被寒气冻散了。

“嘉德罗斯!”

你漫步在空旷的长廊上,声音回荡在四四方方围起的小空间里。

这里是嘉德罗斯个人的居处,大得可怕,一层楼明明只需要三个房间,却修了条长得如同恐怖片取景现场的走廊。

“嘉德罗斯!你在哪儿!”

走廊尽头的门猛地打开一个小缝隙,里面透出丝丝微光。

雷德的房间…?

你蹑手蹑脚缩到门后往里探头打量。

昏暗的小台灯下坐着个穿星星睡衣的少年,乱糟糟的金发顶在头上,背后的衣角翻起,露出点精瘦的腰身。

“嘉德罗斯?这么晚了你来干嘛呢?”你踏进温暖的橘黄光团中,靠着他在旁边坐下。

“这,这不是雷德的少女漫画嘛……”你眨巴眨巴几下瞪大的眼睛,再次确认了嘉德罗斯手上拿着的那本封面花花绿绿的小册子,“呜哇…真的是漫画。”

空落落的书柜上只零散地剩下几本祖玛的「教你成王:从入门到入坟」「王的力量之道」之类的书籍,其他都被一叠叠堆在嘉德罗斯脚边的地板上。

“啧,吵死了渣渣!”

嘉德罗斯掀起床上冰凉的被子一股脑往你头上堆去,然后又开始继续手上的阅读。

“唔、等等!喂喂,大半夜你不睡觉来看恋爱漫画干嘛?”

“这个。”嘉德罗斯瞥了你一眼,自己钻进了被子和你裹成大麻团,把手中的漫画摊开。

在你眼前呈现的是一张小小的晶红色芯片,和橘色光线格格不入。

“这个?”

嘉德罗斯又是一眼斜睥扫过来,“不明白的话看着就好了。”

哔啵。

不明来历的不明蓝色圆饼型机械突然出现在你们面前,嘉德罗斯把芯片放入里面。滋滋几声电流响动后,投射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形。

“嗨——!老大!老大的王妃!”

红发青年元气的声音叫醒了夜里沉睡的月色。

“嗨嗨,还有祖玛!能看到我的吧!”

“你们现在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哎呀,我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本来不应该说这些废话的,但是忍不住就想呢……”

嘉德罗斯发出一声轻啧。

你转过头看见他的眉头压下皱在一起,想了想没什么说的,又转回去看着雷德的投影。

“对不起啊……我真是太弱了,没能坚持着和你能一起走下去……不过没关系!这些小事相信老大也不会在意啦对不对?还有祖玛和可爱的王妃陪着你嘛。”

“……那么就,再见啦。”

雷德最后露出一个笑容,向着你们挥了挥手。

祖玛……雷德……

你抬眼打量嘉德罗斯,不想竟然和对方视线相撞。

他也正瞥下漂亮的眼睛盯着你,少了几分锐利的眼睛更像是裹着蜜糖的黄钻。

“祖玛她……”

你的喉咙里像堵着干棉花般,开口变得艰难。

嘉德罗斯缓慢地眨动了一下眼睛,伸臂把欲言又止的你揽进怀里。

“渣渣,看明白了吗?”

“什么……”

“雷德和祖玛他们可都把希望寄托给你了。”他过长的发尾因为低头而扫到额头上隐隐发痒,“……别让他们失望了。”

诶?直面打来的球正中你的面门,一时你竟没反应过来。

“我说,”嘉德罗斯抓着你的肩膀把你摆正,带着脸颊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正声道,“你得一直陪着我,不准偷跑!”

诶?这次你的大脑终于运转过来。但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被突然接近的唇断了下文。

唇被人以不同于往日的力度轻轻触碰,舌尖点在唇瓣上润湿便不再深入,辗转厮磨后他尖利的小虎牙在下唇啃了个小小的印。

“呜哇……疼……你干嘛啦。”

“标记一下。”嘉德罗斯拭掉自己唇上沾染的红色血珠,“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就不敢动手了。”

“诶……这有用吗?”你狐疑地盯着他逐渐泛红的面。

“我说有用就有用!”他拉扯着你直接翻进床里,两个人的重量压下,激起大片灰尘。

“要是有人敢伤害你,我就杀了他。”

这是你睡着前落入耳中的最后一句话,嘉德罗斯说得很轻,却毫不迟疑。

嘉德罗斯收紧了自己的手臂,几近把你整张脸捂进自己怀里。

太糟糕了。他安静地想着。一个噩梦把他的睡眠打断。那个梦里的雷德、祖玛……最后连你也,狼狈地消失在他面前。

“我……要杀了……所有会伤害你的人……”

入睡前的嘉德罗斯把唇抵在你头顶上,仍在低低喃着。










「雷狮的场合」
因为用了第一人称,介意的可以不看




















>>>>>>废话。
安迷修篇,就是单纯安抚吓醒的你。
格瑞篇,是你在大赛后对于他的回忆。
嘉德罗斯篇,雷德和祖玛都已经。
雷狮篇,是海盗团其他三人与你都抛下了他。

标题neta了一下恶灵缠身,并不是把「噩梦」打错了。

就是这样,有啥都可以私信或者评论我。

[凹凸世界乙女向]深夜话题

-雷/嘉/安。都是车
-有电话play和非法成分(?)不推荐模仿。
看完爽爽就好。




点我上车




>>>>>>废话
爽。
………我现在写东西已经没啥感想了。就一个字,爽。
很早以前就开始写的,中途断断续续停了会儿,今天终于搞完了。
我……发誓,写完嘉嘉的特殊任务就填坑。

我没有开车啊明明………为什么发了三次都被lof删掉。救命啊我被针对了。
写完这个之后我就真不知道该写啥了。除了想开车,我已经是个废坏坏了…脑洞枯竭。